2018年廢棄電器電子回收處理行業企業發展現狀分析

2018年,受廢棄電器電子產品正規回收渠道建立不完善拉高企業成本、拆解基金補貼延遲減少企業收入來源等因素影響,我國正規電廢拆解企業正面臨著較大的發展困境。

正規拆解企業總數增長停滯,整體開工率不足

目前,國家對廢棄電器電子處理行業實行行業準入政策。取得廢棄電器電子拆解資格,并納入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基金補貼名單的公司才能按照合規拆解量申請基金補貼。截至到2018年11月底,合計五批共計109家企業進入基金補貼名單。值得關注的是,2013-2017年新增公司家數分別為48、15、3、0、0,總家數增長明顯放緩,近兩年已經處于停滯狀態。這主要與相關部門控制行業擴容的意圖有關。

與此同時,2013-2016年間,我國正規廢棄電器電子拆解處理能力從1.12億臺增長至1.54億臺,復合增長率為11.23%。但是,廢棄電器電子拆解處理行業整體開工率卻維持在50%左右,且近年來開工率有下滑的趨勢,產能閑置明顯。盡管環保部還未公布2017年和2018年業內正規企業的拆解處理能力和開工率數據,但考慮到入圍正規企業數量沒有增加,估計行業內正規企業的處理能力不會有大幅提高。同時,因拆解基金補貼遲遲不到位,業內公司應收賬款急劇增長,企業現金流緊張,提高開工率動力不足;以及部分拆解企業回收渠道不完善,回收成本高,盈利能力較差等因素影響,企業的開工率相較于2016年可能會出現小幅下降。

正規回收渠道難以建立,大幅提高企業回收成本

由以上分析可知我國正規回收渠道建設不完善,直接拉高了企業回收成本,降低了公司的盈利空間。這主要體現在從居民直接到拆解企業的回收渠道始終沒能有效建立起來。

目前,我國電廢回收發展成以小商販回收、集散地回收、社區網點回收、經銷商回收、生產企業回收以及電廢處理企業回收的多種方式共存的局面,形成了非正規和正規的雙渠道回收體系,競爭格局較為混亂。而由于居民對電廢的資源性和污染性認識不足,以及國家在居民丟棄電廢方面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為了獲得更高的價格而直接賣給小商販,造成小商販控制著回收渠道的狀況一時難以改變。據統計,目前國內約有近90%的電廢沒有得到規范處理,而是經流動商販、個體戶回收后,直接交由小型回收企業、家庭拆解小作坊等進行簡單的回收拆解處理。

相比于發達國家,我國正規回收渠道難以建立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正規回收處理企業的規?;^于滯后。據統計,截至2018年11月,美國有資質的電廢回收處理企業達2000多家,歐盟有500多家,而我國僅109家,遠遠少于發達國家。此外,我國還規定自2014年起,各類廢棄電器電子產品的年實際拆解處理量低于許可處理能力的20%時,取消給予基金補貼的資格,也使眾多企業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

拆解基金補貼延遲發放,企業面臨發展巨大發展困境

成本居高不下壓縮了企業的盈利空間,而與此同時拆解基金補貼的延遲發放又給企業發展帶來重創。目前,我國廢棄電器電子拆解行業收入主要來自于拆解物銷售收入和拆解基金補貼,其中拆解補貼收入是企業最重要的收入來源。以專注從事廢棄電器電子業務的鑫廣綠環為例,2014-2017年,該公司的拆解補貼一直占廢棄電器電子拆解業務收入的60%左右??梢?,國內正規拆解企業收入嚴重依賴拆解基金補貼。

然而,國內電廢拆解基金補貼卻存在嚴重的延遲發放問題。2018年9月,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聯合30家廢棄電器電子產品拆解龍頭企業“上書”財政部、生態環境部,懇求盡快發放延遲超30個月的基金補貼,該補貼款已累計80億元左右,聯名報告描述了國內109家拆解企業有近1/3勉強維持生存、1/3停產、1/3面臨倒閉的發展困境。由此可見,拆解基金的延遲發放給正規電廢拆解企業的發展帶來重創。

事實上,拆解補貼基金的征收與發放確實存在入不敷出的問題,而基金補貼申請過于復雜的審核程序也加劇了基金補貼發放慢的狀況。

然而,盡管正規拆解企業遭受著成本和補貼延遲的雙重打擊,但隨著環保政策趨嚴,行業洗牌現象仍將持續,市場集中度有望進一步提升。具體來看,作坊式非法拆解活動由于無環境保護設施、無需委托處理產生的危險廢棄物、無需交稅,拆解成本顯著低于正規拆解企業。因此,存在大量的廢棄電器電子流入手工作坊,正規拆解企業產能利用率嚴重不足。而《環保法》的實施以及環保政策不斷趨嚴,將顯著改變這一生態,非法拆解的市場空間將不斷被壓縮。因此,預計隨著手工作坊式拆解工廠的大量減少及拆解技術工藝落后、資金實力弱小的拆解企業退出市場,行業競爭格局有望優化,市場集中度將得到提升。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999任你躁在线精品免费